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科技潮》1998年第七期

乔阿光编译

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人类登上月球之后,登上火星这个在太阳系中和地球最相似的红色星球便提到了人类航天活动的日程表上。要想登上火星,首先要解决飞行工具问题。在第一个载人人造卫星升空,以及随后的一系列载人飞船试验成功,尤其是美国阿波罗飞船载人登月后,这个问题已基本解决。关键的问题是火星比月球离地球远得多,来回一次需近两年时间,因此宇航员能否在飞船上安全有效地工作生活两年,便成了最主要的问题。

研究人类在太空中的身体状况属宇航医学范畴。这门科学不同于它的亲缘学科——航空医学和潜海医学。后两者均在人类飞上天空和潜入海洋后才开始研究。而宇航医学的研究工作早在40年代末火箭技术刚出现时就开始了。当时苏联科研人员便在火箭上进行了试验,1951年便出版了第一本有关宇航医学的书。在人造卫星升空后,便在卫星上开始了从微生物、各类动植物,直到人类本身适应太空环境的试验。

有趣的是,人类虽然在地球上生活了这么多年,但对太空的失重环境却能很快适应,而当他们返回地球时,对地球重力场反倒难以适应。1961年8月苏联宇航员季托夫的太空飞行表明在太空中人类的前庭系统、心脏、供血、感觉器官、肌肉等其他组织会发生变化。1970年联盟9号机组在太空飞行仅18天,返回地球时,宇航员自己便不能从飞船中走出,甚至在接受苏联英雄称号时都只能坐着。这些现象引起了苏联宇航医学专家们的重视。早在1967年就在俄罗斯医学生物问题研究所建起了太空轨道站的模型,对太空生命保障系统进行了近一年的试验。但在1971年第一批太空轨道站机组打算在太空轨道站工作24天时,还是引起了争论。反对者认为人类在太空中生活20天是个极限,否则人体组织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但支持者认为只要采取预防措施,不会发生这种情况。此后便在太空轨道站上安装了克服失重影响的系统,宇航员通过它们来锻炼身体,保证日后返回地球时很快适应地球重力。现在一批批宇航员在太空轨道站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创造了连续在太空轨道站工作和生活14个半月的世界纪录。

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这个世界纪录的创造者是俄罗斯医学和生物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医学博士华列里·伏拉基米诺维奇·波梁柯夫(валери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полияков)(1942-)。他多次到太空轨道站工作,在太空中生活和工作了总共779天。最后一次为437天零18小时。而且在返回地球时自己迈开了踏上地球的第一步。而别的宇航员返回地球后,能过15分钟开始微笑讲话,过一星期开始行走已很不错了。他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一方面是因为他是医生,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比其他人更清楚,更知道如何克服这些变化。但更主要的是他有坚强的意志,顽强地进行各种锻炼,而且性格开朗、善与人相处。在太空轨道站上他不仅和本国的宇航员,而且和来自其他国家的宇航员都交上了朋友,成为他们所信任的人。他给他们检查身体,解决心理问题,保证了他们能正常地工作。他自己还积累了大量资料,发明了在太空站使用的医疗器械,在事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他对记者谈到最后一次到太空站工作的目的是为飞向火星作准备工作、弄清楚人类能否在不太习惯的条件下生活工作两年。现在几位俄罗斯宇航员在和平站上已生活了近l年。他原打算在太空站工作1年半,结果只呆了14个半月。因为美欧等国的宇航员要去和平站工作,俄罗斯出于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原因让他提前回来了。

其实早在1967年还没有太空轨道站时,在俄罗斯医学生物问题研究所就对3个试验者进行了近一年的在失重状态下接受生命保障系统和解决心理互助问题的试验。现在在太空站上进行的是同样的试验。波梁柯夫作为医生参加太空飞行,能对失重状态下人体如何适应新环境的机理进行较深的研究,也便于保证其他宇航员的健康。

进行这些研究所用的仪器除俄国的外,还有由奥地利、德国、法国等制造的医疗仪器。波梁柯夫对这些仪器赞不绝口,认为不仅适用于太空,也可用于地面的一般医疗。如德国专家进行的一项实验是研究梦和生物节律问题的,可在计算机上48小时连续纪录人体体温、脑电波、眼球和眼部肌肉运动以及其他能反映人在极端条件下生物节律特点的综合指标。其方法和仪器本身完全适用于修正梦境,对许多人来说这还是个未解决的问题。

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还有一种便携式的血液生化分析仪可代替地球上的医院化验室,甚至比它还复杂。因在失重情况下不能用液体试剂分析血样,此仪器即用了粉状试剂,进行干燥化学反应。只需儿滴血,在2-3分钟内就可得到18个参数,可对所有重要器官的状态进行分析,可研究脂肪、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在机体中的交换。

尿样分析仪是另一种出色的仪器,在太空轨道站上对它试用,通过了鉴定。用它可根据尿和尿的18个指标确定肾、胰腺和尿道的状况。

波梁柯夫本人在太空站上还发明了一些保护和预防人体受太空环境不良影响的器械,如一种压肩套袖能造成压力差,改善四肢供血情况。他还想出了一种在返回地球前恢复习惯地球上的运动座标的方法。因为在太空中身体处于失重状态,“闲散度日”,仅几个月就“忘记”了在地球上最简单的习惯,等回到地球时,就要像小孩一样重新学走路。为改变这种状况,他就把一个垃圾袋充上气,放在跑步机上,尽力使自己站在上面。起初无论如何办不到,老是左右摇晃,滑下来,差点把鼻子弄破了。但经过顽强的训练,他竟然能在这个球上跳舞,结果返回地球时,在直升机上他就脱下了抗重力衣,迈开大步走了起来。

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由于他一开始就准备在太空站上长期飞行,因此当返回地球的日子来临时,他竟不激动,也不想家,对地球表现出一种平静的心态。返回地球后,他过了两个月好像才活过来,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中。

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当他在太空站时,俄罗斯女宇航员叶莲娜·柯达柯娃也登上了“和平号”,并创下了当时妇女在太空生活169天的世界纪录。目前这一纪录已被美国女宇航员打破,后者在太空生活了188天。据他说叶莲娜自我感觉一直很好,而且尽到了一个随航工程师的职责,一会拿扳手,一会拿螺丝刀,对仪器进行检修。由于叶莲娜的来到,男宇航员们都格外注重自己的仪表,每天都刮一次胡子。“三八”妇女节那天还给叶莲娜赠送了一把刻有“送给太空姐妹”字样的匙子,并用太空农产品做了个大蛋糕祝贺她的这个节日。

回到地球上后,作为莫斯科航空学院的教授,他将给学生上太空生命保障系统课。在太空站上他己给宇航员们上过这个课。他当然仍继续担任医学生物问题研究所副所长,但工作方向将变为把宇航医学成果用于人民保健和经济建设,力图把多年来的研究成果用于医疗事业中。他的研究所还将和欧洲太空研究机构合作,让他们租用俄罗斯医学生物问题研究所的太空试验装置训练宇航员,因为俄罗斯对这种试验有其独特的方法,而且负责试验工作的俄罗斯工作人员的专业水平也很高,能保证试验顺利进行。这当然比欧洲太空研究机构自己重建一个要省钱,而俄罗斯由此则获得经济上的好处。目前俄罗斯有人反对把前苏联和俄罗斯在太空飞行的经验有偿转让给其他国家,波梁柯夫却认为应该在太空事业上进行合作,他说应该让交换信息成为平常事。全人类应携手共同征服太空。

后记:

波梁柯夫在太空总共生活779天的纪录已被他的同胞打破,俄罗斯一位名叫根纳迪·帕达尔卡的宇航员在17年的宇航员生涯中,一共在太空中生活了879天的时间,现年60岁的他是在太空中停留总时间最长的人。而在他之前的纪录保持者也是来自俄罗斯的宇航员,名叫赛格·克里卡廖夫,他在太空中停留了803天。但他一次连续在太空生活的记录437天零18小时,尚未被超过。来自NASA的宇航员斯科特·凯利在太空中连续度过了340天的时间,完成了NASA的“最长宇宙计划”。

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igerseo.cn/post/39792.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