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压床”真的存在吗?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七八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一座深山挖地干活,因为传说那些地方是有灵气的地方,我一举一动都小心冀冀,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什么。

当天夜晚约四五点钟,我正在小木屋里昏睡,忽然感觉到有人从门口进来,径直来到我床边;我心里一惊,想起白天到处乱挖,肯定挖到什么不该挖的地方,现在找我来了。

我试着睁眼看看来者是谁,但眼睛好像被冰冻住了睁不开,这时我清楚地感到有两只手来抓我,要把我抓走。

我死死地抱紧双臂抵死不让它抓走,由于太用力,我发现床板在抖动,此时恨不能响声更大一些,惊动住在不远处的朋友来救我。

僵持了好一阵,我紧张得出了一身汗,心里不住地想:快天亮了,一定坚持到天亮,到那时你不走也得走!正想着,我使劲扭头往窗户外看,惊喜地看到月亮淡淡的挂在天边。

仿佛是一瞬间那个东西迫不得已地离开了,四周一片寂静。我欣喜地躺床上一动不动,庆幸坚持到最后。

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姥姥父母兄弟妹妹,我们全家七口人的大家庭,我自己住在东屋,将近11点时妈妈在西屋说,半夜了关灯睡吧。

我知道妈是考虑费电的事情,当然也是担心我的病情,不能太晚休息,我把看到一半的书“野火春风斗古城”放到一边息灯躺下,渐渐地进入睡梦中,

不知睡了多久,我听见屋门推开的声音,心里面想着是姥姥进屋来给我掖被子,不对呀?是2个人的呼吸声,我吓得睁大了眼晴,想马上起来,可是无论怎么着急就是被绑定了一样,一点也动不了,我想大声喊,让妈妈她们听见,发现喊不出来声音。

隐隐约约的似乎床头站着2个黑色的大猫,它们的眼里闪着绿幽幽的光,毛绒绒的大爪子抓紧我的头发(那时我梳着一尺多长的两条辫子,它们喘着粗气,使劲地拽着辫子往地下拖着,我惧怕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等我能动时,屋里亮着灯,看见姥姥爸妈都在屋里,弟弟妹妹披着衣服站在屋门边上,大眼瞪小眼地瞧着我,妈妈拿着手巾交给姥姥给我擦着头上的汗珠,原来是我做梦被魇住了,一时间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岀声音(就是俗称鬼压床)全家人都是被我大叫声惊醒的。

从那时开始入睡前,我必须找剪子,小刀等东西放在枕头下面,有时放一本书也行,虽然也魇过几次但很短时间里就惊醒了。

“鬼压床”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它往往是发生在一些身体状况欠佳的人身上。尤其是那些性格内向,整天郁郁寡欢的人,一旦他们生活中出现一些问题,自己从心里和生理上无法及时排解,双重压力下,身体透支,就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我自己就亲身经历过。

那是父亲第一次住院的时候,近半个月的各种检查已经让我焦头烂额,最后的结果却如同当头一棒,彻底打晕了我,他被确诊肺癌中晚期。

因为不死心,我扰亲戚害朋友的,求着他们帮我找熟人,疏通关系,以便老公拿着片子奔赴在各个医院的专家面前,迫切希望他们能给出一线希望,即便是很渺茫。可是,当一脸疲惫的老公无精打采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控制不住的想抓狂。那段时间,我吃不下睡不着,身心俱疲。


那一次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做完化疗我们回到家修养 ,以便下个月继续化疗。

因为在家有母亲照顾父亲,所以那天我早早的休息了。结果睡到半夜,突然发现卧室的门莫名其妙的开了,然后就感觉身边直挺挺的站着一个人,两眼空洞,一头披肩长发杂乱的飘落在脑后,雪白的沙裙拖到脚面,映衬着她那张面如死灰的脸,像墙皮一样惨白。就在我极度恐惧的同时,她竟然慢慢的朝我压过来,我惊恐的想喊,想起身推开她,却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浑身酥软,手脚像是被人卸了放在那里的,丝毫动不了。只能无比揪心的看着她一点点的接近我的面部,明显感觉到她没有呼吸。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或许是因为绝望促使我本能的冲着她吐了一口唾沫,突然间一切消失,我身体似乎恢复了正常。

可是,浑身被汗水湿透,仍然不寒而栗。悲催的是突然间迫切的想上卫生间,我战战兢兢的打开了灯,卧室的,客厅的,一个人站在那里仔细的观察了每一个角落,缓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用还在发抖的手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那晚,我再也没有睡意,直到天亮父母亲起床,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才慢慢褪去。

后来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差不多都是说神经衰弱引起的,没有什么大碍,只要经常锻炼,让自己保持心情愉快即可。但是我们也不能放松,得时常排解烦扰。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谁都不可能时时事事顺心如意。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困境,我们都应该平和心态,尽快调节不良情绪,积极的面对。否则,那些无谓的自我消耗,只能让一切更糟糕。


一个阳光,开朗,承受能力强大的人,永远会是生活的强者。

图片来自网络纠必删

有过无数次鬼压床,但唯一有一次,发生时不觉得害怕,过后却细思极恐的一次经历,不知道算不算是鬼压床。

生小女儿时是剖腹产,先生一个人陪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手术完的第二个晚上。

当时病房是双人间,房间的格局是大门正对着窗子,窗子边上就是厕所。我睡在靠厕所边的里面床上,而进门的床位空着。

经过了两天的折腾,先生累得很,在另一个床上睡着了,打着呼噜。我看了他一眼,七月份的天,他在肚子上搭了一条格子的毛巾。

我伤口疼得很,转头看了旁边婴儿床上的小宝宝,她也睡得很香。风吹得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滑到门边,就停在那一下一下的轻轻扇动。厕所里的水龙头漏水,滴答滴答的响。

我看了一眼窗子外的飞蛾,转回头来,床边突然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人,瘦瘦的样子,拉住我的左手,把我往厕所那边拖,让我跟她走。

我身上没力气挣扎,任由她拖着,上半身已经离开了床上,急得我想喊先生,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转头看先生,他还在打着呼噜。我慌得很,两脚死劲蹬被子,人却慢慢滑到了床边,马上就要到地上了。

突然女儿发出一声尖锐的啼哭,先生翻身坐起了。我感觉身上一松,人马上惊醒了,原来只是一个梦。

回头一看,女儿在哭,先生坐床边戴眼镜,肚子上的格子毛巾掉到地上。门边红色塑料袋还在一扇一扇的轻动,厕所的水滴答滴答的响。

至今回想都觉得不可思议,梦太真实了,不知道我如果跟她走了,会是去到哪里

有这么回事,大部分“鬼压床”是可能避免的。

在下有过几回,都是夜里玩手机或者看电影过头造成的结果。

记得有一次是深夜了,外面下着雨,滴滴答答地,听雨声听风声就听得迷糊了。翻身就睡下了,后来感觉到有点冷,特别是脚冷得生疼。也难怪是深秋的天气了。上过厕所后,拿了一条厚毛巾,胡乱地搭在身上,倒下拉灭了台灯,迷迷糊糊地睡下,睡下时,两手扣着平放在胸部上面。就这样睡了多久不知道。到了痛苦的时候才觉得头脑清醒,但是,四肢无力,两只手背捆绑在一起,身体被人压着一样。喊是喊不出来的。眼睛实在是张不开。感觉到浑身难受,特别是被人压得厉害。

这样的时间一久,内心似乎哭都哭不出来。想起来,起不来,两手越来越僵直,几乎不能活动。

好不容易醒了,一头一身的冷汗。一直坐到天亮。不敢再睡了。

后来,又碰上几回。真正地是不把自己搞疲劳是不想睡觉的。

后来想想可能是自己睡觉时,把两只手扣在一起,醒着的时候,扣着的两手都不容易分开,就不要说睡着了,头脑清醒时,松口手换个方式继续睡觉。二是不能在睡时,在胸部压上东西,当然,最好不要把两个放在胸部上面。“鬼压床”的发生,几乎都与此有关系。三是,盖的被子不要缠得过紧,盖的被子太厚,对身体是一种压力,肢体被压制后,血液循环不流通,身体就会在一个人熟睡中感到疲劳,大脑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却是压抑的,就可能产生“鬼压床”了。

经过了几次把手放了胸口上,没有一次不是“鬼压床”。

避免的方法,不要在胸口上放手,不要在睡觉时两只手扣在一起,不要盖太厚的被子,不要在睡觉时,毛巾缠得太紧……这样可以减少“鬼压床”的产生次数。

真的有这种现象存在。记得有一次早上,老公大早上就带女儿去上学了,我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感觉我老公又开门进屋了,我就问他怎么回来了,他也不说话,我一看那个进来的人不是我老公,我就问他是谁,他也不回答,我就着急想喊人,却怎么都喊不出来声音,我就拼命挣扎,拼命大喊,突然就醒啦,我感觉自己浑身大汗,满屋阳光,心里却是惊恐万状。后来才知道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身体阳虑造成的,我那段时间身体确实不好,抑郁得厉害,身体好多地方都有问题,特别是心情极度低落。后来经过心理和身体治疗,恢复了一些,就再没有这种现象发生过。看来出现这样问题的人都是身体虚引起的,要加强煅炼,让身体健康起来,也要保持心理健康,要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有问题及时就医。

这种情况我亲身经历过,不只一次,第一次是一九七九年的夏天。那时我在离县城五十多公里的农村供销社上班,因为纲经历了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破坏,供销社的条件特别差。因为我在的是这片的总社,门市部比较多,下面村的供销点都上总社取货。各门市部都是临建门脸高度还够,后边是职工宿舍,都是临建小窝朋,只住两人,周围特别乱。

后院共住男女职工十八个人,女的十个住五间小朋。在我之前就有两个女同事出过这事,其中一个就是同我一宿舍同事(此人已不在了)。夏天热睡的晚,我在睡觉时就觉得有个像猫一样的小东西直接压在我身上,并且还来回走动,四脚一上一下特吓人,我拼命喊就是不出声,使劲挣眼,挣不开,全身上下不能动。着急害怕不知拼命坚持了多久,我对面床的女同事开灯小便,灯亮我啊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自始至终心里明白。

什么东西也没有,门扠的紧紧的,一点缝都没有。

第二次是我调回县城了,那是一九八八年的冬天,我和同事出差在一个大城市住店,两人房间,干净亮堂,住的是二楼。睡着后发生了和第一次一点不差的情况,所差的就是上次夏天盖的少,这次是冬天,被一子上面还盖着毛毯。

照样不知争扎了多久,楼道传来喊服务员的大声音,手本能的打开灯,屋里什么都没有。我下床拼命的往床底找,我同事听我一说,也帮我满屋找,啥也没找着。

这些年我对猫没有好感,也特別怕它,从第二次以后,直到现在我睡觉,屋里点个小灯有亮。

我有过一次鬼压床的经历,是这样的:

我们公司是销售太阳能热水器的,需要经常下乡深入到农村做活动,有次我被安排到一个叫土寨的偏僻村子,协助一名经销商开发终端客户。

经销商张哥家是一栋两层小楼,他家人住一楼,二楼闲置,刚好房间里还有张床,就简单收拾了下给我住。

那个房间里除了床还存放着一些花生,麦子等粮食,然而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却是床头旁摆放的一个很旧的柜子,柜子上竟立着张哥父亲生前的一张黑白色的遗照。

黑白色遗照就这样摆放在我的身后,晚上睡觉总觉得有些瘆人,不过张哥似乎没当回事儿,我也没好意思跟他提,就壮着胆子住了下来。

晚上熄灯后我总感觉被一双眼睛盯着,浑身不舒服,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不过我不断地暗示自己那仅仅是一张照片,不能自己吓自己,终于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到后半夜,天将亮还未亮的时候,我忽然被一阵动静吵醒了,感觉我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随后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走了进来,并屋子里在翻找什么东西。

我以为黑衣人就是张哥,不过感觉轮廓又不太像,有些佝偻,更像是一位年纪大点的老年人,不过张哥家里没有别的男人了呀。

也许是天黑看不清的原因吧,我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张哥起来这么早,还私自打开我的房门进来找东西?难道是怕吵醒我?不过不跟我说一声就进来,让我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

那个黑衣人进来后先是在屋里找了一会东西,然后就开始往外搬东西,来来回回拿了不少东西,虽然我心里不太高兴,不过这毕竟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准备起来帮忙,要不会被人笑话。

正在我准备起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身体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感觉身子不像是自己的,不受控制的一动不能动。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不过和平时做梦不一样的是自己的意识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过,我开始着急了起来,很想从床上起来,我努力试了几次,可是连嘴都张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黑影在我身边进进出出,直到东西搬完黑衣人才消失不见了。

见又恢复了安静,我当时心里虽然着急,但说不上害怕,挣扎几次没用,心想算了,还是再睡会儿吧,就这样我又睡了过去。

直到闹铃响起,我清醒了过来,天已经彻底放亮了,这时的我身体能已经活动自如了。我刚从床上爬起来,发现我的脖子特别的疼,睡觉竟睡落枕了,这时我联想起昨夜发生的事,又看了看身后柜子上的黑色白色遗照,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赶紧观察屋子里的情况,一切和我睡觉前的摆设还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移动过得痕迹,屋子里的门也还是从内反锁着的。

我很是疑惑,昨夜我看到的黑衣人进入我的房间搬东西,难道是场梦?可如果是梦的话,不是说人梦很容易被遗忘吗,而我对昨夜看到的一切确是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中午下班后,我到乡卫生院治疗落枕病,医生是位健谈的人,我就询问起了关于鬼压床的事儿,并讲了我昨晚的经历。

医生听后笑呵呵的反问我说“小伙子你这么大的人也相信迷信呀?”我很尴尬地摇了摇头。

医生赞许地对我说“所谓鬼压床,在他们医学上被叫做睡眠瘫痪症,通常发生在刚入睡或是将醒未醒时,人可以听见声音和看到东西,但是身体不听使唤,也说不出话来,在这种情况下,人如果受过伤刺激或惊吓,还会出现幻觉。”

我想了想我的情况,不正是和医生说的一样吗,虽然我胆子挺大,不过还是被那张黑白遗照吓着了,从而睡觉时出现了幻觉。

医生还说这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医学疾病,对身体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息,睡前别吃太刺激的食物和受到刺激,一般情况下都很少会再次发生的。我听了医生的话,不好意思地笑了。

(感谢阅读,敬请关注......)[太阳][太阳]

鬼压床这东西我以为只有我自己撞上,没想到天下同病相怜者竟有大堆。

我几乎在自己单独睡的时候都遇到鬼压床,所以我轻意不跟老婆吵架怕她回娘家,没有母夜叉压镇的夜晚真想彻夜不眠。

其实在鬼压床时我是朦朦胧胧的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从房门进来,然后走到床前,就连它上床发出的声音都听到,只是当我要岀声咒骂为时已晚,怎么也喊不岀声音,然后就拼命挣扎,但就是没法使岀力气,就这样的缰持着。有时候任由它压着,想想反正也是死不了,此时如果手脚能有一点动弹的话就尽量在动,哪怕是一根手指,一动牵全身,不一会就可以全身动弹。93年一次鬼压床,令我终身难忘!

那一年,我天天和工友唠叨说不上班了,有一晚十一点左右,我睡得懵懵懂懂,一个彪形大汉压在我身上手握着一块红砖猛砸我的头,并且破口大骂"你不上班了你想干嘛?你以为你底子有多厚?"

我拼命挣扎,但就是喊不出声使不岀力,那彪形大汉使出全力再次用砖块砸向我的脸,我痛得发岀大叫,全身一震,头顶重重的撞上床头栏板,"咚“的一声,我痛醒了,随即听到门"呯"的一响,似乎有个东西夺门而出!

我摸摸头顶,确实很痛,还岀了一身冷汗!

经历过,比较清晰的是八、九年前跟我爸搬家,那天搬东西比较累,晚上弄完东西跟我爸都回各自房间睡觉,在梦里我梦见我自己发烧了,我爸走过来看我,我却发不出声音,怎么叫都叫不出声,看着我爸离我越来越远,梦里的我很难受,快呼吸不了,突然自己就告诉自己要赶紧清醒过来,这只是梦,努力让自己醒过来,醒了之后又突然进之前的梦,自己拼命摇头让自己醒过来,最后赶紧开灯拿着被单去我爸房间跟我爸睡,我爸睡床头,我睡床尾,我爸被我吓一跳,问我怎么了,我就告诉他做恶梦了,把事情原委告诉他,之后就睡的很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igerseo.cn/post/38178.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