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宿舍发生过哪些「惊为天人」的故事?

这个事情是真实的,没有一点虚构的,这件事情是发生在我高中时期,我的宿舍里有8个人,我们宿舍很小,是上下床的住宿模式,我们当时高中封闭式管理,每天早上宿管要来查寝室,因为太小了,什么情况宿管一眼就看清楚了,然后根据被子和卫生情况扣分,然后有趣的事情来了,我们宿舍有一个同学惹到老师了,老师让他回家15天,但是他没有回家,他在宿舍待了15天,简直传奇人物。

你们肯定以为他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睡觉,错!实际上他是反着来,他15天宿管根本没有发现,他是怎么躲过宿管呢?

他的作息是这样的,每天早上5点从网吧翻墙进学校,然后去学校的公共厕所,待到5点半,刚刚好宿舍开门,然后回到宿舍,躺下床之前,一定要把被子弄平,然后自己钻进被子,然后躺平,被子盖过头,因为他很瘦,所以从外面看,被子就是铺的很整齐,根本不会发觉里面有人,然后网上10点晚自习宿舍开门,再出去,翻墙出去上网,而且最绝的是中午,他自己在网上买了一箱方便面,自己在宿舍拿碗,用打的热水茶泡面吃,他就这样,反复搞了15天,除了我们宿舍的,其他人都没发现,到现在我还记得,他跟我说:“我们学校早上的厕所真冷,上厕所冻屁股”

92年上中专的时候,三楼在最里面的男生宿舍,吊死了个人。

那个同学姓王,是上一级留级到我们班的,家是内蒙伊克召蒙的,平时不怎么和同学说话,有严重的自闭症,眼睛看起来就是很空洞的那种感觉,经常性的就旷课,晚自习就几乎没去上过,老师和他说话也是基本不啃气,说的急了就用眼睛狠狠盯着你,所以老师和同学都把他当做和另类,不去招惹他。

那年他也不过21岁,据说爸爸是一所中学的校长,母亲养了几百只羊,自闭症的起因没人知道,大家都在传是和他谈了个女朋友,家里不同意这样的,反正就是特别特立独行,脸上每天布满愁云的一个怪人。

出事的那天是个上午,坐在教室窗边的我,突然发现很多老师,校医往我们宿舍楼方向跑,就感觉有什么大事,果然,到了中午回宿舍的时候,楼里楼外有几个警察,也听说有人上吊在宿舍,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他。

后来,最里面这间宿舍被腾空没人敢住了,同样住三楼的我们,都不敢往里面走,总感觉阴森森的,好在只有一年不到就毕业了。

工地宿舍,男的被工友灌醉,其余人轮流欺负他老婆!

之前我工作的地方,工厂旁边的地方建宿舍区,一下建了几十栋宿舍楼,每天都有几百个工人来到我们工厂食堂吃饭,听他们说过一个比较让人气愤的事,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那时的 工地很少分男女宿舍,都是大家住一个大棚子里,里面住十几号人,夫妻两个的就用木板订在床架子上,围成一个私密空间,出事的是一个比较小的宿舍,一共住了七八个人,其中住了一对快四十岁的夫妻,这天下工后一个宿舍里的人搭伙喝酒,其中有人使坏,故意把这个男的灌的大醉,开玩笑说大家都住一个宿舍,就他有老婆,得让他老婆陪大家睡一下心里才能平衡,结果这男的因为喝多了,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等到熄灯后一个工棚的人轮流欺负了她,第二天男的酒醒后看到女的在哪里哭,在老公的再三追问下,最后老婆的说出了实情,男的摸起镐把就要找他们拼命,老婆拉着不让,怕出事,一帮人也吓得不敢回工地,最后他们找到了工头来处理这事,工头和这男的聊了好久,最后答应用钱了事,商量的结果是把大家干了三个月的工资都预支出来,给他这对夫妻,一共不到三万块钱,这对夫妻拿了钱后写下证据不报警,然后就离开了这个工地!

气愤的是这几个人在工地上大肆宣扬他们怎么欺负这个女的的,把这个事当做笑话在酒场上宣扬!

既然是男生宿舍,应该就是男人住的地方。但是我们厂里的男人宿舍,半夜12点睡静后,总有一个二个夫妻的人,老婆偷偷摸摸地爬到男生宿舍老公那里度蜜日。

我们打工的是五金厂,宿舍是分开的,一楼饭堂,二楼男人宿舍,三楼女生宿舍,四楼仓库。那时厂里管理极为严格,发现男女混居发现一次罚款50元,夫妻也不行,全厂员工有10O人左右。

执法老板委托厂里的一男一女电工实行,每天早上天麻麻亮,电工就象一个衰鬼一样,轻手轻脚检查二楼和三楼宿舍。看看谁的床边少一双鞋,或多出一双鞋,厂里大约有15对青年的夫妻,也有10对左右的正在热恋的男女。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正在激情燃烧的年纪,怎能耐得住寂寞?看着自己的老婆,眼饱腹中饥,所以老婆们当初有一到二个半夜爬下到二楼老公处加班,后来全部都是这样,象小偷一样,象当年特务搞什么活动一样,非常搞笑。

天即要亮时,又偷偷地撤退回到三楼女生宿舍,恰到好处,不显山,不露水。半点钟后,负责任的电工来检查,当然不知道她们的诡计了。

毕业第一年,刚进厂。

由于我们公司男职工不多,就给我们租了一间居民楼。

宿舍有位老师傅在公司干了十几年了。除去那位老师傅,我们宿舍其他六人都是刚进厂。

某个星期六,新来的同事决定出去聚会一下。老师傅说他年纪大了就不去了。等我们嗨完回来已经半夜了。老师傅早都睡着了。

然后大家洗漱就上床躺下了,但是都没睡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们大开眼界。

这位老师傅从床上下来。(宿舍是上下床,老师傅睡上铺)走进厨房。拿了把菜刀进来。然后挨个掀开被子。用菜刀拍打肚皮。嘣嘣嘣。没熟。嘴里嘟囔了一句。

最后拍打的是一个二百六十多斤的胖子。嘣嘣嘣。停住了。没说话。嘣嘣嘣。还是没说话。当时大家脑袋上的汗都下来了!这要是熟了,接下来简直无法想象。嘣嘣嘣。还是没熟。

然后这位老师傅进了厨房,放下菜刀。又爬到上铺睡觉去了。我们六人你看我我看他。一夜没敢睡。

第二天大家集体向公司反应这件事。经理和老师傅是同乡。说老师傅梦游。胖子当时破口大骂,太缺德了,梦游不早说!我差点让他当西瓜切了。

最后公司给老师傅在公司单独打扫了一间宿舍。

直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当时那位老师傅全程都是闭着眼的。偏偏从上铺下来,到厨房拿菜刀,挨个拍肚皮,再把菜刀放进厨房,爬回上铺。脚步一步都不差。可以说一个人就算清醒的情况下也不过如此。

隔壁寝室的兄弟当年是泰安市高考状元,但是没有去清华北大,反而去了我们这个相对普通的211、985现在叫双一流大学。

他长得圆头圆脑,人送外号“方丈”,我们平时叫他刚哥。

有清华北大的实力为什么不上,原因是家里比较拮据,当时学校也允诺他给奖学金,所以高分进校,据说是发了三万块奖学金。

进了大学校园,刚哥堕落了,迷上游戏,魔兽世界、天龙八部、梦幻西游还有DOTA,最高记录一个月没有出过宿舍楼,据说这一个月也没洗过澡,人都已经臭了。

我们学校晚上11点熄灯,上午11点供电,但是刚哥牛就牛在只要想玩24小时可以玩。

刚哥用的不是偷电的方法,而是去废旧市场买了几块汽车电瓶,鼓捣一番,能充电能放电,理工科就是这点好处,能废物利用。

别人玩游戏玩累了就是休息,刚哥是这个游戏玩累了就换个游戏继续玩。

在大学,学习好不一定受人尊崇,但是如果你游戏玩的好,那在男生里面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吃饭打水有人带,上课点名有人替。

刚哥确实潇洒无比,作息时间完全颠倒,醒了就玩,学业什么的完全扔到一边。

现在我还能记得当时学校搞DOTA华山论剑,在大礼堂总决赛,刚哥穿着破烂短袖,穿着拖鞋,带领计算机学院夺冠三局全胜,笑傲问鼎的样子。

大学四年弹指一挥间,刚哥在游戏上创造了多少神话,就在学业上摔的有多痛,挂科太多推迟毕业。

后来通过补考也拿到学位证,进了一家日企,成了游戏开发主管,听说混的还不错,也算是专业对口。

有次学校在暑假的时候翻新宿舍,可是开学了也没翻新好,厕所还不能用,门口堆着一堆沙子,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就听见走廊里有工人在骂,哪个完蛋玩意往沙子尿尿了,一股子骚味?还有一次宿舍外立面贴保温,我舍友正在窗子边上的电脑上看日本电影,突然在他回头一看,一个工人正在脚手架上默默的注视着他

我宿舍以前6个人,最辉煌的时候,5个人都把自己的对象带回宿舍,就只有我一只单身狗。为了打击我,都让女朋友坐腿上,是这辈子无法忘记的伤痛,尴尬的我自己出去上网去了。

首先声明,以下所述的不是故事,而是我在大学阶段真的发生过的事情。

我读大学的时候,宿舍的浴室还是那种集体敞开式的,而且也没有热水,一年到头都是冷水淋浴,夏天还好,冬天的时候,要么就只能去学校外面的那种按时间付费的单间浴室洗澡,要么就用热水壶装一壶热水,然后掺着浴室的冷水将就着洗,所以各种五花八门的洗澡方式都出来了。

有一些同学为了省钱,大冬天的,唱着歌,就那样直接冷水洗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有的人是穿着衣服洗,洗澡的同时顺便把衣服也给一并洗了,虽然我到现在还在怀疑这样的洗法真的洗的干净吗?

不过和下面一些同学的操作比起来,这些都算不得什么。

学校的盥洗室和浴室是分开的,专门有一间敞开式的盥洗室,从头到尾有两排水龙头,两个水槽,同学们的洗漱、洗衣服什么的一般都是在盥洗室内进行。

有一天晚上,我照常去盥洗室洗换下来的衣服,当我一进入盥洗室的门口,当时就被惊到了。

只见一名同学一丝不挂地站在其中一个水龙头面前,拿了一个水桶接住水龙头流下的水,手里拿着毛巾,在身上不断地搓洗。

虽然大家都是男的,在那敞开式的浴室也不是没有见过,但盥洗室和浴室其实就是一墙之隔,而且都是冷水,也都不收费用,这人就这么大喇喇的站在水槽面前,就着冷水就是一顿搓洗。

浴室虽然不是那种单间隔开式的,在里面的人互相看着见彼此,但最起码和外面还有个门隔开,有什么人路过的话也看不见这浴室里面的风光。可这盥洗室是完全敞开式的,来来往往的人就这么对着他行注目礼,而他就这么倘若无人地洗着。

我手里拿着衣服,看到眼前这一幕,进退不得。虽然对方不一定会注意到你,但你要是退走了,总觉得有些不好,所以最后我也就只能当作什么也没看到,找了个远一些的水槽,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

好不容易等这人洗完,对方好像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打趣和目光,就这么光溜溜地拿着自己的东西回了宿舍。

也许是我太大惊小怪了,亦或许是我有些太当回事了,反正对方是无所谓的,而且并不是偶然为之,这种事情在以后的日子里经常会见到。

我不是当事人,不清楚对方这么做的原因是出于猎奇心理还是真的打从心里觉得这个没什么。当然,同性之间,好像除了偶尔的打趣之外,大多数情况下也是见怪不怪的,只是万一碰到检查宿舍的人来呢?

先不说是不是有伤风雅这种比较高大上的格调,也不评断这种做法的是非问题,就说大学宿舍是会有人来例行检查的,而且并不是每一次都是男的过来,有时候也会有女生过来的,这要是撞上了,万一被告到学校去,可就不好了。

毕业喝完酒,上铺的花哥晚上睡觉带着被子滚下来,睡了一夜的地板,早上醒来的时候都说自己听到了声音,但是冬天太冷了不想动,以为是凳子倒了,都没人理他,而他自己睡过头根本没印象。

老杨喜欢打游戏,有一个月学校对面的网吧新开张上网免费一个月,他课都不去上了,吃喝都在网吧,还买了毛巾和牙刷放在自己的专座上,晚上睡沙发。

一个月之后回来上课,一进教室我们都以为是马克思回来了,满脸的胡子,后来我们都叫他马克思。

忠哥大四买了个电饭煲给我们天天早上煮面条吃,每天八点多把我们敲响吃饭,他说他准备开个养殖场,先用我们这几头猪练练感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igerseo.cn/post/37071.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